治疗成都孤独症成都自闭症成都发育迟缓请到育子园培智学校,联系电话:18380556677

成都孤独症首页

请登录 会员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亲职教育 > 亲职教育 > 正文
家长教育资格及亲职教育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1-05-15 点击次数:1054

一、家长教育资格: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问题    做家长需要资格吗?什么样的家长才具有教育资格?毫无疑问,不管有没有人教过你,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合不合格,只要生了孩子,你就成为了孩子的父母。不错,生了孩子,赋予了生命,从生理上讲确实已具有了做长辈的资格。但从孩子的发展和科学教育的角度来看,仅仅具有生理资格的父母并不一定具备担任家长的教育资格。也就是说,仅仅给予了孩子生命的家长并不必然具备胜任教育孩子的资格。教育理论和经验也表明,一个完成生育任务的母亲,只是仅获得四十分的母亲;一个完成生育和生养任务的母亲,才是刚刚获六十分的母亲;只有完成生育、生养和教养任务的母亲,才是一个得满分的教育妈妈。由此可见,家长教育资格并不是伴随着孩子出生,就自然而然地可以获得的,它是一个逐步习得的过程。

    然而遗憾的是,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只要有了子女,做了父母,就“自然而然”会教育子女。《礼记》中曾说过:“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意思是说从来没有先学习教养子女的知识才嫁人的。似乎教育子女没有什么学问,只要“能生”,就能教育,就具备了家长教育资格。时至今日,仍还有一些人持有这种观念。应该说,这是一种愚昧、陈旧的思想观念。

    早在一百多年以前,英国资产阶级教育家斯宾塞就强烈呼吁要对家长进行专门的教育,他反复强调千万“不能忽视这个最主要的教育”。我国现代教育家陈鹤琴先生在他的《怎样做父母》一文中也曾经说过:“父母,不是容易做的,一般人以为结了婚,生了孩子,就有做父母的资格了,其实不然。”他主张,人们在做父母之前,就要学习抚养、教育子女的知识。他说:“做父母的,要想把孩子养得好,在未做父母之前,应该问问自己:是否懂得养孩子的方法?有什么资格做孩子的父亲或母亲?怎样养育孩子,使得孩子身心两方面都充分而又正当地发育?这些,都该弄得明白,才配做孩子的父亲或母亲。”

    其实,教育子女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如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所说:“行业、专业、工作,有数十种,上百种,许许多多:有的是修铁路,有的是盖房子,有的是种庄稼,给人治病等。但有一种包罗万象的、最复杂和最高尚的工作,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而同时在每个家庭中又各自是独特的、不会重复的工作,那就是对人的养育和造就。”

    众所周知,在日益强调专业化的当代社会,从事一项职业之前,一般都需经过专门的、系统的学习,而且只有在拿到资格证、得到社会的承认之后才能取得从业资格。如要想当一名医生,必须先要经过一定的教育培养程序,受过相当的训练,取得一定资格,才能担任;要想当一名教师,也要经过多年系统的学习,掌握教书育人的基本技能和相应的职业道德、行为规范,取得教师资格证书后才能获得从业资格。

    不言而喻,传统的关于家长教育资格“不学而会”的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而且随着人们观念的更新,这种陈腐的观念也日益得到扭转。我国著名的家庭教育家赵忠心教授就认为,家长“上岗”前,要进行“职业培训”,学习、掌握“职业知识”和“职业道德”。如果不具备做家长的知识和道德,就不能“上岗”。

    在国外,做家长之前,一般都需经过培训,而且还需通过一定的考试,也就是说,只有具备了做家长的资格之后才能做家长。如在美国当今社会,家长的资格就是要通过考试加以确定的,规定必须获得了学士以上学位的家长,才有资格担任自己孩子家庭教育的指导教师。如果想胜任家长的资格,还需要不断地接受教育。在美国,以家庭为基础的父母教育计划得到了充分重视。有47个州开办了“从出生到3岁”培训班,专门培养“父母辅导者”,仅密苏里州就有8000余名工作人员。他们的主要职责是每月对本州每一个家庭进行一小时的家访,帮助父母解决育儿过程中出现的各类问题。另外,美国还启动了一项学龄前儿童家庭指导计划,简称Happy计划。该计划直接把培训带人家庭,父母每周接受一次专业人员的访问,每半月参加一次与社区其他父母的聚会,在沟通与交流中提高家教水平。

    二、家长教育资格从何而来    既然家长教育资格对于做一个合格家长如此重要,你自然就会发问,家长教育资格从何而来?怎样取得家长教育资格?笔者认为一条重要的途径就是加强亲职教育(parents education)。“亲职教育”和我们通常所说的“家庭教育”是两个不同涵义的概念。一般地说,亲职教育乃现代家庭成员尤其是父母运用角色扮演对其子女所施的人格陶冶,使家庭亲情更为和谐融洽,而达到家庭生活圆满快乐的目的。[2]即亲职教育是经由教育的过程,教导为人父母或准父母者如何扮演父母的角色,如何成为成功的父母亲。而家庭教育则是在家庭环境中,父母及其他年长者对身心各方面尚未发育成熟的儿童所进行的教育。

    家庭教育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而人们对亲职教育或通俗地说“家长教育”,则了解不多。鉴于此,我们有必要对这两个概念作一区分,以便使读者更清楚地理解亲职教育的内涵。台湾学者王连生在《亲职与幼教》一书中,从五个方面对亲职教育和家庭教育作了区分。其一,在教育重心上,前者采取孩童中心的立场,父母施教宜顾及孩童的生活需要及困难;后者采用父母中心的立场,父母以成人眼光、期望来施教。其二,在教育原理上,前者注重亲情的交融与内心的感动;后者注重伦理的启迪与精神的感召。其三,在教育模式上,前者采用辅导的方式,注重鼓励与引导;后者采取训导的方式,注重训诲与管理。其四,在教育气氛上,前者强调民主,但不流于放任态度;后者偏重权威,而易趋于严格管教。其五,在教育方法上,前者运用多种角色,透过亲情交流,试图使父母与子女之间,彼此沟通和了解,减除代沟的存在;后者利用身教和管教交互作用,企盼子女依父母单一标准的价值观行事。

    很明显,亲职教育与家庭教育两者的内涵,虽都与父母和子女相处及其教养态度、方法有关,但亲职教育在教育的诸多层面上却有别于家庭教育,它较强调教养子女的职责,并指出这种教养的基础在于亲情流露的至诚指导。通俗地说,从教育子女而言,亲职教育是以“做好父母”来达成“教好子女”的责任,涉及的内容包括“做好父母”及“教好子女”两个方面的主题。它首先是一种教育父母的过程,使父母能了解其子女所经历的教育及发展过程。而家庭教育则是父母尽管教子女之责,使其成为有教养的人。由此可见,亲职教育是对以往传统家庭教育的继承和超越,但更为合理。

    反思既往的家庭教育,也不难发现:中国家庭教育的盲目性和随意性正是源于对家庭教育认识层面的局限性和操作层面的无序性;家庭中亲子关系的诸多不和谐因素,多半也是源于中国家长对于儿童的成长和教育问题的落后观念和错误认识,而这一切的根源则与中国“家长教育”的缺失有关。因此,我们认为加强亲职教育对于父母胜任家长角色,取得教育资格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亲职教育是使父母胜任家长角色的过程。

    一般而言,做父母的人,在孩子面前都扮演了两种重要的角色:一种是心理学家的角色,即要设法懂得了解孩子的心理;一种是教师的角色,即要设法教导孩子。不幸的是,大部分的父母都没有受过这两种专门职业的训练,而亲职教育正好可弥补这一缺陷。因为它是采用教育和学习的方式,使父母成为称职的父母,并协助父母了解子女的身心发展需要,了解子女不适应的行为,与子女建立正向的亲子关系。亲职教育包括了“父母的教育”与“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两个方面。通过亲职教育可以使父母掌握必要的心理学、教育学等学科知识,从而使父母掌握儿童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掌握每个阶段儿童发展的心理特点,以便据此采取相应的教育对策。如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我们对儿童的教育不能提出过高的要求,要让儿童愉快地度过每一个阶段,以避免由于过高的要求而使儿童出现停滞和退化;根据艾里克森的人格发展阶段理论,我们知道在孩子每个发展阶段中都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矛盾,家长的任务是使儿童成功地解决矛盾,从而向更高的阶段发展;根据行为主义心理学的理论,我们可运用强化原理来促进儿童良好行为的出现并制止不良的行为,等等。

    其次,在当今独生子女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开展亲职教育尤其重要。

    自从80年代起施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独生子女的数量在我国日益增多。对于独生子女的教育,家长没有总结经验教训的机会,因为每个家长只有一次教育儿童的机会,而每个儿童的教育机会也只有一次,这样苛刻的家庭教育条件使“家长教育”成为传递和交流育儿之道的惟一有效途径。

    诚然,开展亲职教育是一项系统的工程,除了要依靠社会、学校的力量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提高家长的教育能力之外,重要的一条还在于家长的自我反思、自我教育。因为正如前面所说,家庭教育具有复杂性和个别差异性,它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如夫妻关系,为人父母者的性格、脾气等,而这些在每个家庭中都是独特的。
 

】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