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成都孤独症成都自闭症成都发育迟缓请到育子园培智学校,联系电话:18380556677

成都孤独症首页

请登录 会员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亲职教育 > 亲职教育 > 正文
阿德勒理论在亲职教育上的应用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1-05-15 点击次数:1434

自从大学修习咨商与辅导课程认识了阿德勒学派,觉得此一学派所支持的理论,与自己的信念颇契合,因此该学派的理论观点常影响着自己,在与辅导个案的互动,关系的建立,及个案问题解决的过程,常受阿德勒的理念所影响。虽然其理论名属个体心理学,但并非单指个人心理学,阿德勒所强调的是人的整体观,他认为人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人也只有就整体来看才能加以了解。阿德勒理论的原理与技术,可以应用在各种不同层次的人,及不同型态的咨商情境中,因此其理论也适用在家长教育团体中。本文将整理出阿德勒主要的中心思想,以了解其亲职教育的理论依据,并分享个人在其亲职教育理论上的应用实证。

一、阿德勒背景简介
Adler早期与Frued是同事,但是他后来放弃Frued的基本论点,因为他相信Frued对于生物性与本能决定论的强调过于窄化,Adler强调的是人格的「社会决定论」,而非「性决定论」;Adler主张人格的重心是意识,而不是潜意识。但与Frued相同的,是他也相信个体的成长大大的受到人生前五年的影响。

二、阿德勒的中心思想与亲职教育
对人性的看法:依阿德勒的观点,我们可以用神圣和统一的方式来看人类,假如人要被了解是不可能将他们分成众多的成份的。他强调自我的决定,认为人是命运的主宰者,而非牺牲者;且人基本上是受社会驱力所激励的,所以男女都是社会性的动物。因此他注重个体的再教育,以及社会的重新塑造。透过亲职教育,也是使父母再教育的过程。
行为的内在决定因素:行为是有目的与目标导向的,其内在决定因素包括:价值、信仰、态度、目标、兴趣、对现实的主观觉知、自我实现的努力追求等。藉由亲职教育,可以影响父母的价值、态度,从而建立父母正确的亲子教养观,学得有目标导向的亲子教育法。
自卑感与补偿作用:他强调每个人都有自卑感,在儿童期(矮小、无助)就有了自卑感,个体试图以补偿去克服无助感,亦即是发展一种可能成功的人生型态。藉由自卑可以激励我们去获得支配、超越、权力、与完美,因此,他认为自卑感是创造力的泉源。
生活型态:所有的人都有各种不同的生活型态,追求超越的目标,有的人是发展他们的潜力,有的人是发展他们的艺术才能,或运动才能。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基本上都会受到我们独特的生活型态所影响。 Adler认为生活型态是从早年在家庭中的互动之学习而形成。因此,如果父母能学习欣赏音乐,有阅读习惯,较可培养出喜欢音乐及阅读的小孩;而有良好父母沟通模式的和谐家庭,较易培育出情绪稳定,善与人沟通的孩子。
平等关系:Adler最关心能否与当事人发展出相互信任与尊重的关系,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们之间须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辅导者与当事人之间没有孰优孰劣的地位,他们被视为一起共同努力要去达到双方都同意的目标。亲子间也可以发展平等关系,相互信任与尊重,一起订定亲子都同意的可行目标,如此可避免许多亲子间的冲突。
洞察与重新导向:Adler激励当事人洞察他们错误的目标与自我挫败的行为,使隐藏着的目的与目标显现出来。 Adler鼓励案主将洞察付诸行动,如同他们所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此即所谓重新导向,此学派的目标是产生建设性的行为,以使当事人更有效能。父母如能透过亲职教育,洞察出亲子间的问题所在,再重新修正教育方法,将可以将行为导向有效能的父母。
鼓励:他强调「鼓励」为最基本的部份,经由鼓励使人体察其优点、内在资源,以及自我抉择与导引自己的权力。这是最宝贵的亲职资源,经由鼓励、赞赏、肯定,可以修正许多不良行为,建立孩子的自信心。
承诺与责任:「承诺」也是一个重要的部份,假如当事人希望改变,他们必须负起他们的「责任」,并且对他们自己的问题作某些特别的事,才能将洞察转换成具体的行动。亲职教育着重的也是父母与孩子各有应尽的责任,才能促成亲子关系的正常发展与成长。

三、阿德勒亲职教育理论之应用
由以上对阿德勒中心思想理论的概述中,不难了解Adler的亲职教育理论所谈及的是人的整体观、家庭是人社会化的过程、平等的亲子关系、民主的家庭气氛、儿童不良行为发展等论点。以下将分享我以阿德勒理论应用在亲职教育上的实证。

鼓励的应用
我很赞同Adler主张的「鼓励」方法,在家里,我的小孩对练琴原本不太有兴趣,对我这个深爱音乐的妈妈而言,觉得练琴虽苦,但总有一天可以如鱼得水,所以我给孩子很高的练琴压力,孩子练错了,我会一再要求重复练习,所以,一谈到练琴,孩子就会很紧张。有一次孩子请妈妈也弹琴给他听,我稍有一点点弹错,他的好耳力就马上听出来,并且会说:「妈妈,重头再来一次」,我真是为了弹对琴,一次次的重头再来,愈弹愈紧张,这下,我尝到了儿子被我要求不断重来的滋味,又好笑又无奈,原来全部弹对真是件好不容易的事,大人如此,孩子更是这般。所以,我决定改采「鼓励」的策略,只要孩子愿意练琴,一切从零开始,第一次弹的新曲子,孩子会因为害怕失败,说:「这么难,我不会」,我接着说:「妈妈相信你可以成功弹完这首曲子的」,孩子吃了强心丸后,真的弹完第一次了,我会说:「我就知道你是个音乐天才。」孩子沉浸在音乐天才的自我形象中,听到了贝多芬、巴哈的曲子,都会觉得自己和他们同级次,弹好琴也就成了音乐家必要的自我努力,尔后,不必每弹完一次就问:「妈妈还要弹几次呢?」孩子会自己决定是否弹得够熟练,是否够水准了,这是正向鼓励带给孩子自我肯定与信心的效用。
记得我的钢琴老师告诉我,她在美国所接触的钢琴教师,对于学生的教学态度与我们的经验大不相同,他们认为学生是从零开始学起,只要学生弹对几个音,就会大大加以鼓励,以逐渐建立起孩子的兴趣与信心,相对于国内的老师,常会从一百分要求起,学生弹错一个音就会不高兴的责骂,甚至拿起笔从手背打下去,这是我小时候的学琴经验,难怪扼杀了小孩的学习兴趣。因此,给孩子成功的学习经验,多予学生「鼓励」是国内教师与父母所缺乏的,即使知道要如此做,但有时求好心切,对孩子学习成果的责难、要求,总是多于掌声,孩子因此很难享受到学习的乐趣。
我自己也尝试做一个会给孩子鼓励和肯定的妈妈,难得的是全家也都一同配合,对于目前两岁半的儿子,自己能完成任何一项工作,或有些许的进步,我们会予以鼓励赞美,因此,他喜欢自己尝试做每一件事,然后享受自己完成后所受到的鼓励与快乐,他不想要大人常插手协助之,我也尽量克制自己不要过度保护,避免剥夺了他的学习权力,只要扮演摧化者或指导者,从旁协助他,希望这样的引导鼓励能让孩子持续自己独立学习的兴趣。

2.责任与自然合理的后果
伴随着鼓励的背后,我也希望培养孩子对自我的「责任」感,因此,我会让孩子经验自然与合理的结果,记得有一次带孩子外出,忘记准备他的小水壶,一路上他口渴得直吵着要喝水,我告诉他:「你已经长大,记得出门要自己带水喔!不然会像今天一样很渴的」,他果然把话听进去了,隔天要出门前就自己去找水壶了。
洞察与分辨父母与孩子的责任范围,信任孩子有能力为自己负责,不为孩子做过多孩子能力可及的事,是训练孩子独立自主的重要过程。

3.人文学派民主与平等观与行为学派赏罚观的差异
Adler的民主与平等主张,使其强调用自然合理的结果来对待孩子的不适切行为,此做法与行为学派认为须应用惩罚的策略并不相同,惩罚的方式可能与事件本身没有相关,且容易使被惩罚者落于不平等的低地位,有损孩子的自尊心,容易造成孩子与权威的对立,而自然合逻辑的结果属民主的处理方式,也表示所有人的平等地位。基于这个观点,我也非常不赞同使用惩罚来处理孩子的不良行为。
我的孩子在喝牛奶时常会边玩边喝,有一回我警告他再玩会把牛奶打翻,果然他一不小心将牛奶弄翻了一桌子,我就告诉他妈妈刚刚已经提醒你要小心赶快喝完,你仍然不听话将牛奶弄倒了,所以妈妈要打你的手,随即我打了他一小下,接下来几天,我发现他也学起我打他的样子,在我未能尽如其意时,他也伸手打我的手,这让我觉得很惊讶,孩子怎么学得这么快?原来处罚可能会让孩子学到不好的攻击性行为。这让我更小心应用惩罚来处理孩子的问题。

4.对儿童不良行为的解释与辅导
我很认同Adler的不良行为观,我相信每一个自主性行为的背后都存在着某些意义,所以看待孩子的行为问题不是在苛责其行为的发生,而是去了解行为背后孩子的真正需要,或澄清其存在的错误目标,这是最贴近孩子心理的方式,也只有借着认清目标并满足其需要,问题才不致于变相的衍生,唯有懂孩子的心,才有机会真正帮助他们。
例如:班上本学期来了一位新生,有重度弱视,对国小的上课型态很不适应,从进教室那一刻起,即一会儿说要上厕所,一会儿说要听音乐,再接着就是哭闹着要找妈妈,可以连续大声哭三节课,直到哭累了睡着为止。对于孩子的哭闹,是一种需求的表达,后来我发现,由于他只能靠听觉及触觉来学习,所以对于学习国语及数学,需要用视力看黑板及看书本,对他而言是做不到的,因此他觉得上课很无聊,就以最本能的哭闹方式来表达自己的需求,直到我们请教专家找到方法,协助孩子也可以参与学习,得到上学的乐趣后,其哭闹的情绪才渐渐消失。所以,任何的不良适应行为反应,都值得我们再思考,其行为背后所要表达的真正目的。

四、结语
我很欣赏Adler所持爱与尊重的亲子观,经由父母对孩子优点的欣赏与鼓励,表达温暖、接纳,让亲子之间存在着彼此的尊重与爱,以建立孩子正向的自我价值,这是在中国的亲子互动关系中所缺乏的。因此,打破以往所认为父母应具有的权威,以平等、民主的方式对待子女,让子女更自由的发挥自我,可以培养孩子的自尊、自立、负责、合作,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孩子活得比我们自在快乐,这是我认为在推展亲职教育中可以与家长一起努力学习的目标。

五、参考书目
陈均姝,青少年之父母亲职教育的实施---阿德勒理念的应用,学生
辅导通讯,2001年5月,74期,p100-109。
连廷嘉、孙幸慈,情绪障碍儿童心理辅导---以阿德勒取向游戏治疗个案研究为例,国教辅导,2000年2月,39:3, p27-30。
何华国,特殊儿童亲职教育,1996年,五南出版社。
黄德祥,咨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施,1989年,心理出版社。
周弘,赏识你的孩子,2002年,上游出版社。
戴晨志,新爱的教育,2001年,时报出版社。
 

】 【打印网页】 【关闭窗口